鸿一

青年张灵玉之烦恼

•其实是清水无差
•十分单人视角

张楚岚看着张灵玉笑了。
他知道张灵玉是被赶下山,没有热烈欢送,就是很普通地被一脚撵下了山。
张灵玉毫无疑问是十分无辜,等他重新开始思考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拎着一个行李包站在大马路上。回是回不去了,他还记得师父收起和自己开玩笑的嘴脸,轻飘飘一句下山,压得张灵玉无法出声。怨是自然不怨的,只是有些想不明白。张灵玉打心眼里认为师父永远不会害他,就算被下过药输了比赛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他不恨师父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把他类似抛弃一样驱赶下山。他只是想不明白。
张灵玉蹲在一棵树底下细细盘算,自己并没有犯过错,也还未到去各个地方拜访走人情的时候。师父之前下山肯定出了事,可是为什么不同自己说呢?张灵玉觉得自己有义务和师父一起解决问题。或者说,他觉得自己也开始具备一点解决问题的能力了。
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呢?
张灵玉抬起眼,很多女孩子走过自己面前时都悄悄举起手机,和小时候被女香客们逗的场景很像。那时候因为还小,老是被师兄们说像个包子。可是现在没人说他像包子,自己也并无包子可吃。他张灵玉是被天师府收养的,现在不能回府,那就是没得家回。他只有那个小小的包,装着两套衣服和洗漱用品,以及一点点现金。张灵玉从没撞见过这种情况,也没人告诉过他应该怎么办。手机是在的,充电器也在,可是又有什么用?微信钱包被高铁票车票住宿费掏得空空,仅剩两块八毛一,除了小零嘴什么也买不起,他又不吃!太阳十分大,可连水都要三块,张灵玉抿起嘴,挪到地下通道里去。
没钱。太现实了,这个现实的问题第一次困扰着张灵玉。他在山上也就是练功,或者扫地,种菜,再不然就做馒头花卷,去喂饱包括自己在内的天师府几百张嘴。张灵玉感到头疼,现在没有人帮他。在地下通道练功一点都不现实,瀑布底下比这好了不知多少;扫地他也不能保证比保洁阿姨做得更好,去自荐无疑是丢脸;再说做面食,现在超市冷冻柜里多得是什么奶黄包小猪包水果汤圆袖珍小馒头,他昨天才亲眼看见呢,那种手工早餐店也没有缺人之虞,他没人要的。张灵玉呆呆地坐在地上,旁边是巨大的荧光广告牌,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价值这么飘渺。
这时候他想起张楚岚,那个曾被自己嫉妒和瞧不起的人,他在对上全性时设想过张楚岚的应对方法,觉得行不来。现在呢?张楚岚那张嘴,那张面皮,凑起来就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谎言,叫人摸不透,一不留神就被他坑了。现在张楚岚会怎么做?他指不定会指着自己这身道服,露出二五八万的神气,宣扬自己天师府传人的身份,再补一句算命测字百试百灵。这招自己应该也行。
牌子挂出去后张灵玉便坐在马扎上有些忐忑不安,他第一次干这种不切实际的事,他学过金光咒阴五雷甚至通天箓,就是不会算命。于是女施主们笑嘻嘻地把手凑到自己鼻子底下时张灵玉也只能干巴巴地挤牙膏。“你这……很好……大富大贵……”张灵玉努力搜索这种语焉不详的词,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上传到某音给众多女施主云吸千万遍。调戏够了,女孩嘻嘻哈哈地站起身,顺便把小道长的微信骗到,转账十块和一个爱心,美滋滋地和同伴走了。张灵玉垂下头,两绺头发软软地趴在耳朵旁。这招自己也办不到。他明白了。
张楚岚就在这时候走进地下通道。他带着冯宝宝大摇大摆地走向那个墨蓝坨坨,他的未来助手。他要去给张灵玉伸以援手,算不上可怜,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高高在上。只不过他答应过赵总,也受过师爷的人情,再加上张灵玉有本事,更何况自己对他印象不坏。这么一加起来,去拉张灵玉入伙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了。张楚岚确信张灵玉不会拒绝他,就算拒绝了,他也还有办法让张灵玉没法拒绝他。于是张楚岚带着微笑,在张灵玉旁边停下脚步。
“大师……我最近有点背……”
“您给算算呗……”
张灵玉一听这声音就想跑,让他这样见张楚岚,不如让他再被女施主们捏一百遍脸,被师兄说一百遍小包子。他也确实跑了,只不过没跑过那个什么宝。他冲张楚岚吼,想让这个力气大得出奇的女孩子放开。张楚岚却只是歪着头笑起来,是那种成竹在胸的笑。
张灵玉一下子就想咬烂自己的牙齿,张楚岚肯定知道了什么。
并且自己走不了了。

评论(16)

热度(261)

©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