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一

人家

睡觉前看到生生老师爱的生贺我简直一个鲤鱼打挺蹦下床去
怎么这么好啊生生老师你!
我不说“我”也要亲你唔哦哦哦哦!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红生日了。我写的什么乐色,希望红不要讨厌我 @鸿一 


原梗大忽悠,一切打撸内容全部捏造。超级OOC





00




张楚岚加入的这个战队,正经名字叫‘异人’。他以没车没房,父失踪母早亡的标准男主角配置,穷途末路地一脚踏进吃青春的电竞行业。




如果这是个言情小说,应该会有天才中单少女或者总裁千金对他暗恋得无法自拔,然后两人一同携手拿下LPL冠军,挺进世界,冠军皮肤他都挑好了,卡莉丝塔。




如果这是本脆皮鸭小说,应该会有万能辅助或者失意落魄前大神和他并肩作战,“日”久生情,后两人一同携手拿下LPL冠军,挺进世界,冠军皮肤他都挑好了,卡莉丝塔。




张楚岚拎着行李袋,意气昂扬。他买的上沪的第一班卧铺,顶着灰蒙蒙的晨雾敲开基地大门,经理徐四哈欠连天,把他往玄关一扔就回去补觉了。张楚岚踩着赤脚走进去,绕过客厅,对面齐刷刷摆着一排电脑,只有一个金色的脑袋从椅背上冒出来,屏幕荧光打在那人的侧脸上,眼睫浓长鼻尖挺翘,晶莹有如仙子。




张楚岚凭借这一眼确定了他在一本言情小说里,而眼前这个人就是他前世的劫数今生的冤家。




金发美女屏幕上明晃晃的一个0/7/2,嗤笑一声,干脆一甩鼠标蹲在泉水挂机,张楚岚隔着距离看他不清,只能清了清喉咙。




美女看了他一眼,声音清亮,“来了?”倒是不拘熟,接着把耳机也一并摘下来,扫了一眼屏幕,起身拉开转椅,“坐。”




张楚岚睡倒是在车上睡够了,闻言也不客气,行李袋往门柜上一放,坐到她手边的位置上去。临时也来不及把外设掏出来了,张楚岚看了一眼键盘,炫彩流光,四平八稳,按下去才知道分量,再看桌上的摆设,粉色边框贴膜,美颜摄像头,颜文字压力玩具,猫咪屁股坐垫,一时间脑壳有点恍惚,觉得这位置的主人真是安能辨我是雄雌。




后来才知道这是二壮的窝。




张楚岚想了想之前搜出来那么点细枝末节的战队资料,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唯一女选手宝宝是中单位置,于是挑了不那么顺手的打野位,准备和他的天赐良缘联动一波。




结果旁边这位面含微笑,缓缓锁了一手金克斯,直奔下路就去了。




01




张楚岚:喵喵喵?




02




“我不是宝宝,”金发美——男笑眯眯回答,“哎呀,还没来得及介绍,我叫王震球,”他屈指敲了敲好友界面上明晃晃爱的马杀鸡五个大字ID,“叫我球儿也行,直接叫ID唧唧也行。”




张楚岚尚且处于宕机之中,瞪着他眼角腮上那颗笑得花枝乱颤的泪痣,心里很不争气地被勾得有点痒。




王震球友好地冲他伸出手,“请多指教,碧莲。”




02




张楚岚后来的外号很多,黑他的骂他不要逼脸,张处男,万年童贞,ED大法师,不胜枚举,粉他的反倒比黑子叫得更欢,重点突出一个粉如黑,应援牌齐刷刷的青莲池上瑞光摇。队里倒是统一用ID称呼他,唯独王震球在直播双排的时候,一不小心嘴瓢叫了句“阿莲过来”。震惊朝野。




从此稳打江山的红眼病夫妻组和异军突起的邪教阿莲球各占“异人”半壁江山。




03




我队配置,玩票的次级赛队伍,然而有二队,二队成员包括犯事发配的陈朵,ADC;下调的二壮,上单;让位的老孟,打野;青训营队员陈俊彦,辅助,以及二队教练老廖。




一队目前出场位是,王震球,ID爱的马杀鸡,ADC;黑管,ID黑管儿,打野;肖自在,ID逍自在,辅助;冯宝宝,ID宝宝,中单;张楚岚,ID碧莲,上单。




04




壮哉我红眼病夫妻组。




05




又是一年双排时,张楚岚安安静静蹲在上路清兵,王震球安安静静蹲在草丛里搞事情,跑到上面去偷人家的蓝。




张楚岚耳濡目染了一段时间,说话腔调也开始软化:你身上都有一个了,还拿人家的干什么啊。




王震球熟练反击,“可是人家想要嘛。”说完终于等到残血,一个惩戒带走蓝爸爸,一边叫着哎西一边往下跑。




张楚岚硬是被他骚得漏了个车,“你好好说话。”




王震球变本加厉,“碧莲哥哥,人家这一把就靠你了噢。”




张楚岚看见对面上单跑了,沉默地在地图上打了个信号,不搭他的碴,强吃下他撩的这一波。




直播弹幕已经疯了,满屏的碧莲哥哥。




营业指标达成,王震球笑得眉眼弯弯,嘴里哼着跑调小曲,操纵着屏幕上蹦蹦跳跳的双马尾萝莉地图左边走。




张楚岚摸了一下防御塔的血量,掐着时间准备退回去补装备,哪看到王震球操着小号软萌小乖乖就直奔他而来,“你干什么啊。”




弹幕:干你啊


弹幕:干你啊干你啊干你啊


弹幕:干啊啊啊啊啊啊干!死!他!




王震球振振有词,“人家下面已经好了,过来帮你推一下嘛。”




弹幕:下♂面已经好了




张楚岚觉得自己的吐槽役位置不保,生怕被房管查房,“女主播,要不要我给你砸个大宝剑啊。”




王震球打蛇随杆上,“谢谢楚岚哥哥的大宝剑。”




张楚岚心想,天要亡我




“球儿,”事实证明,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今天这把你要是再多说一个‘我’字——”




“我就亲你一下,”王震球从善如流,接着十分浮夸地哎呀一声,嘟嘴对着麦克风甜甜软软啾了一下。




张楚岚手一抖,买了把九头蛇。




这一局硬是靠上单滚雪球二十分钟逼到对方投降。




06




张楚岚叼着牙刷去开门,门口站着一颗眉清目秀的球儿,头发束马尾,鬈曲鬓发垂在腮边,脸上架着一副防辐射红框眼镜,笑眯眯看着他“哟”了一声。




张楚岚:“什么事。”




王震球强挤了半只脚卡在门缝里,以免他突然甩上门,面上两只酒窝深得能打二两梨花白,“今天这局赢了,我的‘大宝剑’呢?”




张楚岚只觉得胯下一凉。

评论(7)

热度(33)

  1. 鸿一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转载了此文字
    睡觉前看到生生老师爱的生贺我简直一个鲤鱼打挺蹦下床去怎么这么好啊生生老师你!我不说“我”也要亲你唔哦...
©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