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一

产出随缘 推荐随缘 扩列随缘
我真的很懒

【也青】吃火锅就要好好吃

•很短
•应该也可以当《青苔》的后续
•两个人吃火锅的故事
•……我可能真的很喜欢胡乱起标题



诸葛青问:“老王,上次你说吃饭地方我挑,还算不算数啊?”

王也看着微信里那个气泡,回复:“算。”
又发一句:“你已经想好了吧。”
诸葛青没回,过了几秒后直接发过来一个定位。
川味火锅……?
王也皱眉。

王也看着锅里红油翻滚,大段大段的干辣子被涌起的气泡挤到了锅子边边上。他摸摸自己水杯,又看看对面云山雾绕着的诸葛青,说:“老青,我记得你不是能吃辣的那一号啊。”
诸葛青两只手穿过滚滚白汽灵巧地下五花,下黄喉,下雪花牛肉。图新鲜还下了几只墨鱼仔。白嫩的红软的,在锅里翻几下捞上来就是浑身淌油,肉质紧缩,蜷起来的犄角旮旯里包住无数碎辣椒末和花椒粒儿。诸葛青用漏勺给自己添了几块五花,又捞了片新的往王也面前递。他笑得比较开心,他说:“老王,你吃还是不吃。”

吃啊。
当然吃。
王也把五花夹起来放油碟里蘸蘸就塞进嘴里。诸葛青张张嘴,没说话。等看到王也被狠烫一下后有点狼狈地嘬茶诸葛青才慢悠悠把漏勺重新探进锅里捞剩下的。
王也喝了茶后如获新生,他又夹下诸葛青递到他碗边的雪花牛肉蘸调料:“一直捞,不嫌累啊?”
诸葛青从善如流地把漏勺柄往桌上一扣,说:“不捞完等着它们煮老吗?”
王也看着暖红灯光下开始吃肉的诸葛青,感觉之前被这眯眯眼嘲了一波。只好装作无事发生,拌了里脊,一筷子全扫下锅去。

勺一进王也手里诸葛青就再没有自己动手的欲望了,他心安理得地压榨金主的剩余价值,把自己吃得嘴边一圈油,非常满足。王也莫名其妙担起全能主妇的责任,和手里漏勺面面相觑,心里暗叹拿之无味弃之可惜。
大概是被猪油蒙了心吧。

火锅店人从来不少,笑笑闹闹,划拳吃酒,人声比锅里还要热闹,像他俩这样安静文明光吃不说的真不多见。两个人都吃得脑门冒汗,脱了外套还挽袖子。王也下白菜时诸葛青装模作样摇脑袋,说什么北京人就知道吃大白菜。王也看诸葛青被熏得粉红的手臂和脸颊,油亮亮又红彤彤的嘴巴,说,那您等会试试呗。

诸葛青终于还是在吃了三片白菜叶子后崩溃了。
王也筷子上还挂着片,笑容里是大写的鸡贼。他荡儿荡儿地又把叶白菜放进诸葛青碗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来,老青,证明你自己的时候到了。”
诸葛青脸皱得和碗里没吃完的毛肚一样,他梭哈梭哈地吐气,实在不想再和王也这王八蛋多费口舌。
晾了半天舌头诸葛青才终于发出个像人说话的声音:“老王,老王,王老吉!”并配以一只坚定不移的手指。王也正欣赏喜剧节目狐狸吃辣椒,猝不及防被主演互动一下,脑筋短路,抓起自己的水杯就递了过去。
两个人的手都忽然在空中停住,伫立在弥漫的白汽里酷似没搭起来的跨江大桥。王也智商回线,琢磨还是赶紧收回来,诸葛青已经一把把那水杯拿过去了。

诸葛青把王也水杯里的茶倒了三分之一走,旋好盖,又送回去。王也愣一愣,鬼使神差地自己也打开喝了一口。

诸葛青正灌下最后一口茶,脖颈的曲线被勾勒在一片大红上。

他想起来了。

今天自己泡的是茉莉花茶。
甜的。

评论(13)

热度(121)

©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