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一

【AOS】【chulu】Wieschoen leuchtet der Morgenstern(晨星闪耀多么美丽)

 

•清水无差

•现代AU

•苏鲁主

•正好赶上了,就很不要脸地当成生贺。6.16囧秋学长生日快乐

•他们属于彼此,ooc和描写混乱属于我

 

 

1.

苏鲁从梦中惊醒时是清晨五点四十二分,此时活泼明媚的阳光已透过窗帘的缝隙在屋内铺出不规则的几何形状。身边的那半边床依旧齐整,半个多月了,苏鲁还是没有习惯。再睡一觉并不现实,单是之前那个梦,就能让苏鲁无法再平心静气地安然躺回被窝。苏鲁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从神游中清醒过来。叹了口气后,他掀开被子,踢踢踏踏地走过斜照进来的清晨的阳光,拐进了洗漱室。

 

2.

冰冷的水好歹让他清醒了些。关上龙头后苏鲁心不在焉地扯过搭在架子上的毛巾把脸和手上的水擦拭干净。刚刚惊醒他的不是什么恐怖的事物,而是一双眼睛。蓝灰色,机灵,透亮。那是专属于帕维尔·契科夫的眼睛。苏鲁永远记得契科夫看他时候的样子,那种骄傲又害羞的特殊的眼神独一无二。可之前他的梦里,一只鲸鱼缓缓经过了他,用契科夫的方式看了他一眼,随后一头扎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苏鲁睁开眼时,耳边似乎还有一声长长的低吟。

“我还以为你会是一只海豚什么的。”苏鲁把在手里有一搭没一搭搓了很久的毛巾挂好,“如果那真是你的话。”洗漱台上契科夫的水杯牙刷没有任何回答,安静地靠着苏鲁的。

振作点,苏鲁光。他对自己说,还有充足的时间调整一番,你还要去上班呢。

 

3.

乌胡拉有点担忧地看着面前的友人:“你还好吗?”苏鲁一边找纸巾擦掉刚刚不小心溅出来的咖啡一边回答:“还算正常。”“傻子都可以从你的黑眼圈上知道你状态不好。”“只是一点小问题,谢谢关心,妮欧塔。”乌胡拉看着苏鲁准确地把纸巾团成一团后命中垃圾篓并且按照他一贯的方式敷衍黑眼圈的问题时不由得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是不会再从这个亚洲蚌壳嘴里套出些什么了,同时她也明白那个“小问题”绝对算不上“小问题”,苏鲁就是这样。

他们找了个空位坐下,事实上因为时间很早,休息间几乎没人。绕开黑眼圈的问题,他们闲扯了一些事务。在乌胡拉用吸管戳下一颗棉花糖时,苏鲁的手机响了。“这不像是你的电话铃音。”“的确不是。”她抬头看着苏鲁,后者疑惑的表情随着看了手机提醒后消失不见。

“怎么了?”

苏鲁的眼神里掠过一丝复杂:“是帕沙。”

 

4.

在正常上班时间后半个小时,苏鲁站在了柯克的办公室里。

“呃……你说你要请假?”柯克停下敲击键盘,“我今天是不是碰上了一个奇迹?”

“差不多吧。”苏鲁把手背在身后,任由那双蓝眼睛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放松点儿,你这样太像史波克了。要是你也是个齐刘海,我肯定觉得你俩是亲戚。”柯克在扫了眼自己的好组员后夸张地抖了一下,苏鲁见状也露出个微笑表示气氛活跃起来了。柯克看着苏鲁的笑容,转转眼睛:“那么,在我批准你的假期前,你有什么要对你的组长说的吗,苏鲁先生?”这个问句就是个祈使句。苏鲁扯了扯自己的西服下摆,端正站姿后开了口:“之前我和妮欧塔在喝咖啡时,我收到了帕沙的定时短讯。”

柯克惊讶之余并没有开口发问打断苏鲁的叙述,他把手撑起来,一副“继续。”的模样。

“妮欧塔一开始被吓了一跳,后来她听了我的解释后拍拍我的肩:‘去找吉姆要个假期,不管是为了这条邀约还是为了你自己。’

“所以我就来了。”

“苏鲁先生,冒昧地请求你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柯克用他那双和海水一样的眼睛对上亚裔组员的棕黑眼睛,“什么邀约?”

“他让我去一趟开罗。”苏鲁的表情柔和下来,“我没法拒绝。”

 

5.

“请假的结果怎么样?”乌胡拉看着正在整理自己办公桌上物件的苏鲁,已经明白答案了。“吉姆说要是真通了灵,让我替他问个好。”苏鲁一丝不苟地把文件摞成一摞。

“你留下的一大堆工作呢?”

“我向他推荐了实习组的奥尔森,这是个绝好的锻炼机会。”

“绝好的体验负荷工作的机会。”

苏鲁笑了两声,说:“我的好同事会帮帮他,对吧?”路过的麦考伊补了一句话:“如果我们有幸能在你回来之前没有因过度劳累而集体殉职,你该好好地请我们一顿。”

“我的假期人尽皆知了?”苏鲁显得毫不意外,“我当然会的,别把我吃破产就好。”

“什么时候走?”麦考伊没有理会那句玩笑,这也是乌胡拉想问的。

“我等会就去机场。老骨头,麻烦你帮我带一带奥尔森,非常感谢。”在匆匆对被噎住的麦考伊和一脸同情地看着老骨头的乌胡拉露出一个亚洲式乖巧微笑后,苏鲁大步走出门。

当然,他假装没听见身后那句忿忿的“臭小子!”。

 

6.

开罗。

真的站在开罗机场后苏鲁反而不知道要去哪儿了,毕竟驱使他来这儿的只有一句短短的话:“阿光,我在开罗等你。”

随后他选择在大厅里谷歌了一条旅游路线。

 

7.

苏鲁百转千回地找到那个旅店时已近深夜,开罗亮起了不输别地的辉煌灯光,这个美人已真正苏醒。登记入住后他简单地洗漱一番便倒在床上。尽管他感觉自己已经累到不想多耗费动动手指的力气,但就是无法入睡。一闭上眼睛,那条短讯,那只鲸鱼的眼神,帕维尔的眼神全都浮现出来,在他的面前环绕,重合,分离。

“噢……帕沙。”苏鲁皱起眉,把双手盖在脸上。他现在真的很希望吉姆的话成真,“通灵”,世界上发生的奇迹很多不是吗。可在这种半梦半醒间只有模糊又混沌的黑暗。直到次日清晨苏鲁彻底清醒过来时,他还没弄清隐约间的一句“阿光”是他梦见了帕维尔还是幻听。

管他的。苏鲁看着窗外一片稀牛奶一样的雾气,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

 

8.

这几天苏鲁一直在跟着路线走马观花,时常恍惚不已。有时候他会觉得附近的人群里闪过他爱人那张常年挂着生动又聪明的表情的脸,有时候手一紧抓了个空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牵着某人的手。在教堂里转悠时他耳边响起欢快的小卷舌音和兴奋的“苏鲁先生”,一转头这些东西又消失不见,只有从门窗处大片铺进来的光。苏鲁不知道为什么在异国自己会愈发思念那个卷毛的小天才。

“或许因为你爱我。”契科夫站在他面前,用他含着愉快意味的漂亮眼睛看着苏鲁,嘴角也保持着矜持的弧度上翘着,“而且在开罗你更加没有安全感了。”

又来了。苏鲁有点郁闷地想着。

并且这个聪明鬼一击即中。

 

9.

在经历第一次走神事件后苏鲁就调整了观光顺序,客流量最大的金字塔之旅被他安排在最后。

蓝天黄沙,漫长的地平线上伫立着大大小小的金字塔。斯芬克斯脚下的游客和蚂蚁一样熙熙攘攘。见状苏鲁确实被震撼到了——巨大的胡夫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还有巨大的游客团。

   看了几个小时斑驳的砖块和内室后苏鲁蒙着一身汗从人堆里挤出来,他不由得感叹一番幸好自己身材还算苗条。在回城途中苏鲁发现这次观光时那个让他困惑不已的幻觉没有出现,他反而有点怅然若失。

   挤丢了?

   这个感觉在他站在开罗城内一个冰淇淋店里后不见了。

   “一个草莓味的,谢谢。”“还要一份菠萝的!”“好的,麻烦再来一个菠萝味。”苏鲁付了款,接过那两个甜筒后再自然不过地转过身:“帕——”伸出的手在人流的空隙间停住了。

“……操。”用口型无声地骂出了那个单词后苏鲁非常尴尬地杵在摊前。

   冰淇淋已经开始化了。

   契科夫好像还在笑他。“笨蛋苏鲁光。”他是这么说的。

   他妈的小混蛋。

 

10.

   “那个冰淇淋后来怎么样了?”契科夫对苏鲁堆出一个讨好意味的笑来。

   “我正好碰到早上与我拼桌的一家,我把它给了他们的孩子。”苏鲁看了面前的爱人后又垂下眼来,“很巧,那个小男孩和你一样是棕黄的卷发。”“嗯哼?”“很可爱。”苏鲁故作平静地又补了一句。契科夫脸上的笑容绽得更开,他把手搭在苏鲁的肩上:“别装了,阿光。你在害羞吗?”

苏鲁没有回答,他用手环住契科夫的腰,轻轻地拢着。他的头埋在契科夫的肩上。

“对不起。”契科夫少有地说出这句话,他伸出另一只手轻拍着他的苏鲁先生。“我本来把一切都构思好了,整个流程,所有的时间和活动。我甚至还弄了个计划表出来,就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但……”契科夫涨着脸,局促不安地小声嘟哝着,“我很抱歉。”

那声苏鲁并没听见过,但如同噩梦一般萦绕不散的撞击声再度响起。苏鲁抬起头,看到那个小天才紧张不安的样子,强打精神地在眉眼里蕴了些笑意来:“什么惊喜,帕沙?”

“求婚!”契科夫把头一扬,玻璃球般的眼睛里好像藏了星星,“我连戒指都买好了!”

那对戒指是契科夫出事不久后苏鲁在清点家中物品时发现的。它们有着漂亮的弧度,在接口处是上下弯曲的翅膀造型,由一颗小小的钻石缀连着。光滑的银面上有细小的花纹,内部刻着他们的名字。

“我看到了。”苏鲁的表情放松下来,“真的很漂亮。”

契科夫露出往日的骄傲样子。

“但是。”

契科夫的表情顿住了,他抿起嘴瞪大眼睛看着苏鲁。

“求婚也该我来说。”苏鲁揉了揉小他几岁的男孩的头发,认真地说出他幼稚的执念。

“这不公平!”契科夫鼓了下嘴。

苏鲁回给他一个同样孩子气的眼神。

 

11.

“吉姆说要我替他问个好。”

“也替我向他问好。顺便告诉他没法和他继续打赌了我很难过。”

“大家都很想你。”

“噢……我本来打算和你一起在开罗时要给大家带礼物的。”

“我也很想你。”

“我也是。”

“我爱你。”

“我也是。”

苏鲁看着契科夫,没头没脑地问了一个问题:“你是鲸鱼吗?”

“猜猜看阿光。”契科夫调皮地眨眨眼睛。

怀里一空。

苏鲁在飞机上醒来了。

舷窗外深蓝的天已经蒙上黎明的白色,仅剩寥寥几颗星星孤独地散发光亮。地上的建筑物已经清晰可见,这列航班即将抵达旧金山。

早安,苏鲁先生。

早安,帕沙。

 

 

 

-Fin

 

 

 

一些自言自语:

  1. 这篇文源自前几个月……具体时间不记得了的一个梦,当然,它经过了一番魔改。【还有非常感谢当初怂恿我写出来的07】

  2. 题目用的是巴赫的宗教康塔塔中的一首曲名【虽然我还没听过,康塔塔几乎都没听过,听的是几首键盘乐部的,后来还嫌吵给关了……感觉愧对大师。】,至于为什么用巴赫的曲子,也是梦到的。

  3. 开罗也是梦到的。后来查资料的时候看到别人写的游记觉得它很美,很有趣,被圈粉了。然而并不能写出那种感觉。

  4. 想过写点前传,但它应该是属于“有朝一日就写出来了”的那种类型。

  5. ……我好像又说了很多。

  6. 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9)

热度(19)

  1. AlecNights鸿一 转载了此文字
©鸿一 | Powered by LOFTER